全国服务热线:400-189-9988

欢迎访问英国ladbrokes官方网站官网!

bb-1
产品名称

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红军长征的最后出发地

发布时间:2022-07-19 01:42:07 来源:ladbrokes推荐 作者:ladbrokes指数
所属分类
时间
2022-07-19
来源
英国ladbrokes官方网站
没有此类产品
产品描述

  作者:谌玉梅(湖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省委党校基地研究员)

  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由任弼时、贺龙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率领红二、红六军团会师后,在湖南、湖北、四川、贵州四省边界创建的最后一块南方红色根据地。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在中国革命历史中占有重要地位,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

  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于1934年11月正式形成,是在贺龙率领红三军开辟的黔东革命根据地基础上发展而来的。而黔东革命根据地,是在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完全丧失、红三军(红二、六军团会师后恢复红二军团番号)被迫转战湘鄂川黔边区背景下开创的一块革命根据地,也是我们党在云贵高原开辟的第一块革命根据地。黔东革命根据地虽然存在时间不长、地域不大,但它的建立,不论对红三军、红六军团还是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都具有重要意义。

  1933年12月,红三军被迫退出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后,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决定下一步的战略目标是“创造湘鄂川黔新苏区”。在贺龙、夏曦、关向应等率领下,红三军在湘鄂川黔四省边区艰苦转战,寻找立足点。1934年1月,红三军进入湘西龙山、桑植、永顺、大庸、慈利等5县开展游击。同年3月,湘鄂川黔革命军事委员会正式成立,开始领导开辟新苏区的工作。5月至7月,红三军进入黔东,开辟包括贵州沿河、印江、德江、松桃和四川酉阳在内的黔东革命根据地。7月21日,湘鄂川黔革命军事委员会召开黔东特区第一次工农兵苏维埃代表大会,选举贺龙、关向应等80人组成黔东特区革命委员会,宣布黔东红色政权的诞生。黔东革命根据地纵横200里,人口10万以上,对于红三军的整顿、发展壮大和红二、六军团的会合起到了重大作用,也为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形成提供了依托。

  红六军团是由任弼时、萧克等人率领的一支红军部队。1933年下半年,蒋介石发动对革命根据地的第五次“围剿”,调集100万军队向各地红军展开进攻,其中50万军队于9月下旬开始向中央革命根据地发动进攻。1934年7月23日,在打破第五次“围剿”希望十分渺茫的情况下,中共中央书记处、中革军委发出红六军团转移到湖南创造新苏区的训令,意图让红六军团起到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长征先遣队的战略作用。以任弼时为首的湘赣省委、湘赣军区接到中央训令后,进行了各项紧张准备,于8月7日踏上了突围西征之路。面对敌人的重重围追堵截,红六军团敢于担当,不怕牺牲,共历时80多天,跨越敌占区5000多里,途经湖南18个县、市,由出发时的9700余人锐减为西征结束时的3300余人。

  1934年10月24日,任弼时、萧克、王震等率领的红六军团到达贵州省印江县木黄镇,与贺龙、关向应等率领的红三军胜利会师。这是一次伟大的会师、胜利的会师,是中国红军史上的一件大事。根据中央指示,11月26日湘鄂川黔省委在大庸正式成立,任弼时任书记,贺龙、关向应等为委员;又成立了湘鄂川黔省苏维埃政府,贺龙任主席,夏曦、朱长清任副主席;成立了湘鄂川黔军区,贺龙为司令员,任弼时为政委。由此,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正式形成。不久,又建立了永顺、桑植、大庸、龙山、古丈、慈利等县的县、区、乡革命政权。12月10日,湘鄂川黔省委等机关迁至永顺县塔卧。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横跨四省,全盛时期其根据地和游击区范围覆盖湘、鄂、川、黔边30余个县,人口逾百万。

  2021年11月,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提到了党创建的中央革命根据地和湘鄂西、海陆丰、鄂豫皖、琼崖、闽浙赣、湘鄂赣、湘赣、左右江、川陕、陕甘、湘鄂川黔等根据地,充分表明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在中国革命历史中的重要地位。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是中央红军长征的首选目的地,是孕育红二方面军的摇篮,是红军长征的最后出发地。

  中央红军长征的首选目的地。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率中央红军主力8.6万多人,踏上战略转移的漫漫征程,开始了举世闻名的长征。按最初计划,中央红军准备转移到湘西同红二、红六军团会合。因此,部队基本上沿着红六军团走过的行军路线,即沿赣、粤、湘、桂省界的五岭山脉一直向西行进。当局察觉后,在赣南、湘粤边、湘东南、湘桂边构筑四道封锁线个团,对中央红军进行围追堵截。当突破第四道封锁线,渡过湘江后,中央红军锐减到3万多人。当时,已判断红军将沿湘桂边境北上湘西同红二、红六军团会合,遂在城步、新宁、通道、绥宁、靖县、武冈、芷江、黔阳、洪江地区构筑碉堡线,集结重兵,企图将中央红军一网打尽。若按原计划行进,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湘江战役后,党内对中央红军的前进方向一直存在激烈的争论。危急关头,建议中央红军放弃北上湘西的原定计划,转向西到敌军力量薄弱的贵州去。1934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在湖南通道举行紧急会议,参会的多数同志赞成和支持的建议。12月18日,中央政治局在贵州黎平举行会议。转兵贵州的建议得到与会多数同志的赞同,并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会后,红军经贵州腹地向黔北挺进。1935年1月7日,红军攻克黔北重镇遵义,决定党和红军命运的转折点正在到来。

  孕育红二方面军的摇篮。1934年10月至1936年10月,红军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和第二十五军进行了伟大的长征。而作为三大主力红军的红二方面军,是在红二、红六军团的基础上组建而成的,是从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这个摇篮中孕育出来的。1934年红二、红六军团在木黄会师时,红二军团只有4100余人,其中卫戍及伤病员200余人,共3700支枪,而红六军团只剩下3300余人,且伤病员就占了十分之一。任弼时、贺龙等创建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后,以此为依托,领导军民开展了土地革命和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党的建设、政权建设,从战略上策应中央红军长征,前后坚持了两年的革命斗争,使红二、红六军团成长为逆势崛起并不断壮大的生力军。1935年11月,红二、红六军团决定突围转移时,已发展到4个师12个团,约2万人。其中,红二军团发展到9200多人,并且新成立了第五师(辖13、14、15三个团);红六军团发展到11000多人,新成立了第十六师(辖46、47、48三个团)。1936年7月,在长征途中,党中央指定红二、红六军团同红三十二军合编为红二方面军,由贺龙任总指挥,任弼时任政治委员。由此,红二方面军正式组成。

  红军长征的最后出发地。参加长征的4支部队中,红一方面军于1934年10月从江西出发,红二十五军于1934年11月从鄂豫皖根据地出发,红四方面军于1935年3月西渡嘉陵江开始出发,由任弼时、贺龙等领导的红二、红六军团则于1935年11月从湖南桑植出发。湘鄂川黔根据地是红军长征的最后出发地。1934年10月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创建后,随即发动了著名的湘西攻势,有力牵制了敌军力量,策应了中央红军的突围。但随着根据地的日益壮大,也引起了的恐慌。1935年初,蒋介石和湘、鄂两省军阀集结40多个团的兵力,从三面分兵六路对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进行“围剿”。湘鄂川黔苏区广大军民展开了一系列反“围剿”斗争,先后作战30余次,取得了陈家河、桃子溪、板栗园以及忠堡等战斗、战役的重大胜利,成功牵制了30余万军,有力配合了中央红军向贵州的进军。1935年10月,中央红军胜利到达陕北。蒋介石调集30万兵力,对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围剿”。湘鄂川黔省委和军委分会研究分析敌我形势,决定实行战略转移。1935年11月,红二、红六军团从桑植出发,开始长征。一路历尽艰险,终于1936年7月同红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后经朱德、、任弼时、贺龙等力争,并得到等红四方面军许多干部、战士的支持,红四、红二方面军共同北上。10月9日,红四方面军指挥部到达甘肃会宁,同红一方面军会合。22日,红二方面军指挥部到达甘肃隆德将台堡(今属宁夏回族自治区),同红一方面军会合。至此,三大主力红军胜利会师。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实施,能够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对于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只有坚持系统观念,才能抓住正确理解意识形态整体性问题的方法,才能对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意识形态诸要素及其结构和功能进行系统性认识。

  延续人居环境治理成果,不仅要解决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还要有利于因地制宜建立健全这项工作的长效机制,激发村庄和农户的内生动力,满足农村居民对美好环境日益增长的需求。

上一篇:范玮琪晒孕照身材依旧纤瘦 粉丝喊话:吃胖点 下一篇:美年大健康天津公司开启2021助残公益活动再为100名肢残人

Copyright © 2018 英国ladbrokes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英国ladbrokes官方网站 123鲁ICP备18003067号

地址:山东省招远市金岭镇寨里村 | XML地图

新闻中心

扫描二维码

联系我们

首页

英国ladbrokes官方网站
公司地址:山东省招远市金岭镇寨里村
国内贸易:400-189-9988   
国际贸易:0535-8938217 0535-8938218
邮      箱:INFO@shuangtafood.com
网      址:https://www.gykyyk.com.cn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